读不尽的中国新闻
做最好的新闻网站

山东疾控中心官员自杀: 曾参与长生疫苗评标

    时间:2018-08-04 10:54    来源:成长中国    阅读:
7月31日,记者独家获得消息称,山东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免疫所所长宋立志试图通过注射超量胰岛素的方式自杀,山东省立医院对其进行了抢救。
 
记者了解到,宋立志本人患有糖尿病,但是其此次注射的胰岛素剂量高达数百个单位,超剂量的胰岛素会导致低血糖、休克、脑水肿甚至死亡,且超量胰岛素进入体内引发的大脑损伤不可逆转。
 
“即使救回来,大概率也会成为植物人。”一位知情人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截至记者发稿前,山东省疾控中心尚未对此事进行公开回应,宋立志目前仍在山东省立医院ICU病房接受抢救,仍未脱离生命危险。
 
曾是评标委员会委员之一
 
公开资料显示,宋立志除了是山东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免疫所所长外,他还曾多次参与疫苗采购评标工作。
 
发布于2017年3月1日的山东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人用疫苗中标公告显示,宋立志为5名评标委员会委员之一。这份公告显示,武汉生物和长生生物两家公司中标“吸附无细胞百白破联合疫苗”采购订单,宋立志给出的评分均较高。
 
评标委员会成员名单包括朱剑英、王原、张兰英、郭瑞臣、宋立志5人,他们给两家企业打出的分数分别是,长生生物(94.82、95.82、96.82、97.82、98.82),武汉生物(97.0、98.0、99.0、99.0、100.0)。
 
公告显示,武汉生物和长生生物两家公司总中标金额为1485万多元,武汉生物获得的订单数量为450万支,长生生物获得的订单数量是300万支,总计750万支。
 
长生生物不合格疫苗事件案发后,山东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备受舆论指责。
 
一份流传甚广的内部文件显示,早在2017年10月31日,山东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就曾下发关于做好不合格百白破联合疫苗处置工作的通知,通知显示,长生生物不合格疫苗已全部销往了山东。
 
“请各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积极配合做好不合格疫苗的召回和处置工作,同时加强舆情监测,做好沟通解释准备工作。”文件写道,不过该份文件并未对外公开。
 
山东省疾控中心曾在7月23日凌晨发布消息表示,早在2017年11月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公布长生生物公司效价不合格百白破疫苗后,山东省已第一时间停止接种,并在3天内查明了相关批次疫苗的流向、库存、受种儿童及接种情况,封存了该批次未使用疫苗,同时开展风险评估工作。
 
山东省疾控中心披露的情况显示,长生生物流入山东的25.26万支不合格百白破疫苗(批号201605014-01),流向济南、淄博、烟台、济宁、泰安、威海、日照、莱芜等8个市。这批不合格疫苗已接种24.7359万支,损耗、封存5241支,涉及儿童21.5184万人。
 
既然已查清不合格疫苗流向情况,为何在近9个月时间里仍然未组织补种工作,且未向社会通报不合格疫苗情况,山东省疾控中心是否存在渎职行为成为公众指责的焦点。
 
7月24日,山东省人民检察院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根据最高人民检察院部署,山东省检察院决定,对长生生物生产的百白破疫苗损害社会公共利益情况及其相关行政机关履职情况进行调查,并积极配合国务院调查组依法做好相关工作。
 
“宋立志的事情发生在约谈之后,其他人在约谈之后都已经正常上班。”8月1日,一位接近山东省疾控中心的人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另有消息称,纪检监察部门已启动对山东省疾控中心的调查,并提取了采购疫苗的有关数据。
 
推广服务商获奖奔驰商务车
 
据了解,长生生物不合格疫苗流入山东或与一家名为济南高澜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高澜生物”)有关。
 
资料显示,在2018年1月19日,长生生物召开的2017年年度销售工作会议上,高澜生物与河南颂尧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广东立晖生物药品有限公司3家公司共同获得了团队突出贡献奖。
 
由于贡献突出,高澜生物同其他推广服务商一起获得了一辆价值三十余万元的梅赛德斯-奔驰威霆高端商务车的奖励。
 
上述长生生物获得的300万支订单的百白破疫苗也是2017年山东省百白破疫苗的唯一一次采购。
 
在前程无忧的招聘信息中,高澜生物自我介绍称,公司代理了数家全国知名上市医药公司的疫苗、血液制品和药品的企业,负责山东省各地市的推广工作。
 
高澜生物共有两名自然人股东,杨德志和曲洪强分别持股70%和30%,曲洪强是这家公司的执行董事兼总经理,杨丽华是监事。
 
在2015年长生生物与山东润光液压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一次诉讼中,曲洪强是长生生物的部门经理。
 
“根据2016年修订的《疫苗流通和预防接种管理条例》,疫苗生产企业不能将疫苗销售给经营企业。公司按照要求,及时调整了原有的自营与经销商结合的销售模式,继而采取与推广服务商合作的方式开展销售工作,以适应新的监管要求。 ”长生生物在2017年年报中表示。
 
从长生生物发布的财务报表来看,长生生物在会议以及推广上花费不少。2017年,长生生物仅会议费一项的花费就有7284万元,推广服务费高达4.42亿元,加上差旅费、宣传费、业务招待费等共同构成的销售费用高达5.83亿元,这个数字甚至超过了长生生物的净利润,而与此相对应的研发费用仅有4278万元。
 
巨额推广服务费用以及会议费背后,是否存在严重的利益输送问题?
 
随着国务院调查组的介入,长生生物在疫苗生产过程中存在的严重问题也被公开。
 
新华社报道称,长生生物为降低成本,提高狂犬病疫苗生产成功率,违反批准的生产工艺组织生产,为掩盖违法违规行为,企业有系统地编造生产、检验记录,开具填写虚假日期的小鼠购买发票,以应付监管部门检查。
 
受此次疫苗案影响,长生生物或将面临退市结局。7月27日,证监会发布消息称将修改2014年上市公司退市制度若干意见,上市公司构成安全领域重大违法、欺诈发行、重大信息披露违法的,实行强制退市制度。证监会此次突然发布退市新规被市场认为是对长生生物强制退市的量身定做。
 
8月1日,中信保诚基金发布调整股票估值公告,公告称为维护基金份额持有人利益,7月31日起对旗下基金持有的“ST长生”按照每股0.00元进行估值。
 
长生生物董事长高俊芳则将面临牢狱之灾,此前,公安机关已依法对高俊芳等16名涉嫌犯罪人员刑事拘留,并冻结了涉案企业账户、个人账户。

长按二维码添加成长中国微信公众号: chengzhangzhonggu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