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不尽的中国新闻
做最好的新闻网站

重读朱镕基——最担心的是速度!

    时间:2018-08-03 13:43    来源:成长中国    阅读:
2018年已经过去了7个月,上半年全国和地方的经济情况已经揭晓,中美贸易摩擦加剧也已拉开大幕。面对新的形势,国务院已开始采取放松的动作,相信中央的大政方针也会很快公布,让全国人民和国内市场更好地把握形势与政策的变化。中国市场除了遭遇经济周期,还会面临政策周期,由于中国经济的推动力在相当程度上来自于政府,因此经济波动会有更多的中国特色。这时候,重新回顾中国经济的历史轨迹,对未来的决策可能会有参考和借鉴意义。
 
2003年1月27日,时任国务院总理朱镕基在离任讲话中,全面分析了中国经济的特点,也指出了中国经济需要警惕的问题。这次讲话后来以“值得纪念的五年”为名收入《朱镕基讲话实录》。值得注意的是,朱镕基谈到了中国经济中值得注意的几个问题,总结起来有如下几点。
 
一、最担心经济过热。朱镕基说,本届政府就要到期了,我想对那些留下来继续工作的同志们说一说,提醒你们注意,我现在最担心的是经济过热,我已经担心一年了。我不会公开地讲这个问题,我只在领导层来讲这个问题,我就是担心经济过热。现在有很多的苗头,如果不加以注意的话,经济状况就会一发而不可收拾。我搞了50多年的经济工作,我能深刻体会到我国的这种“综合征”,日子稍微刚好过一点,就搞浮夸的作风、盲目的自满,莫名其妙的折腾、无知的决策。
 
二、房地产过热和城镇化太快。朱镕基称,我讲过房地产过热,我发现绝大多数同志都还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总是首先来一句话“总体上都是非常好的”,然后说那么一点点的问题。绝对不是这样!这种过热是不得了的,1993年就是房地产的过热,结果现在的海南岛还是“遍体鳞伤”。我非常担心的就是搞“城镇化”。现在“城镇化”已经跟盖房子连在一起了,用很便宜的价格把农民的地给剥夺了,让外国人或房地产商搬进来,又不很好地安置农民,这种搞法是很危险的。这跟中央的政策精神根本不符合,我们曾经多次讨论过,就怕这个东西。中央政策研究室有一份简报《造镇运动劳民伤财》,我建议大家看一看,简报讲的是河南洛阳农村地区,从2001年开始“造镇”,遍地开花,搞了两年,既没有统一的规划,也没有资金的来源,反正是大搞房地产、圈地。没钱怎么办呢?本来是单层的房子,在靠街的一边盖一道墙,造成一个看起来好像是两层、三层楼的样子。这种做法我们过去已经有了,不是他们的创造发明,都是假的呀!我不知道他们的钱从哪儿来的,乡政府、县政府哪有这个钱?要不就是银行的钱,要不就是挪用了教育资金。
 
三是经济过热对银行的风险。经济过热、房地产过热,会给银行带来风险。朱镕基表示,我们银行的同志一定要意识到这一点,因为这些钱都是银行的。我再一次向银行的同志忠告:你们也许这两年就升官了,你们也许就不会再干银行工作了,以为出了问题可以让后来人收拾。本届政府的金融体制改革还没有完成,还没有建立健全机制;但是在没有建立这个机制之前,我们共产党人已经搞了几十年经济了,还是应该负责任的吧。你们别把这个包袱留给后人,盲目地发展。1993年是大城市,在海南、北海这些地方搞,将来要是全面开花,都来“造镇”,形成运动,那怎么得了!我们银行的同志一定要警惕。你们老说在大好形势下,不良贷款在下降,我就是不相信。
 
四是搞主题公园成风。在国外都没这么搞的,迪斯尼公园,美国有两个、法国有一个、日本有一个。现在主题公园在中国很多地方全冒出来了,外国人自己不出钱,你的地卖给人家很便宜,破坏了国家的土地资源,另外还用你的钱。搞这个东西干什么呀?!现在很多地方的农民连饭都没的吃,还搞什么主题公园,谁去看呀?上海搞迪斯尼公园没有搞成,于是要搞个主题公园。天津要搞主题公园,现在北京又要搞主题公园,两个主题公园挤在一起;美国两个迪斯尼公园还隔得很远呢,一个在洛杉矶,另一个在佛罗里达。我们挤这么近干什么?我是坚决要收紧。最近国务院下了一个通知,不是说在限额以上不允许搞,而是一律都要经国务院批准才能搞。四川恐龙公园恐怕没有多少人知道吧,林业系统搞的,占地九平方公里,跟澳大利亚的一个银行合作,就为了盖一座五星级宾馆。
 
五是发展汽车产业不能一哄而起。去年(注:指2002年)汽车降价,大量汽车进口造成了这种形势,银行也给贷款。我想,小汽车不是我们发展的方向,不要造成一种狂热,年轻人都以拥有自己的小汽车为荣。我们早就讲过,中国不是这样的国家,这个观点我到现在都没有变,应该以发展公共交通为主。现在北京交通拥堵得一塌糊涂,2008年怎么开奥运会啊!各种基础设施、交通设施、管理设施等管理的水平都不适应。上海的汽车数量现在比北京少一半,还到处都塞车,2010年怎么开世博会呀!还有车位,也是个大问题。发展公共交通这条方针一点不能动摇。没有那么多石油啊!同志们,去年进口7000万吨原油,还不算成品油走私,某些省走私还相当厉害,现在不知道进口了多少油了,我们自己只生产了1.6亿吨,而消费达到2.6亿吨,这能维持下去吗?好在我们现在外汇可以进口,将来怎么办啊?没有油,哪能这么去发展小汽车呢?公共交通始终是我们的一个弱点,一直没有发展好。……要把公共汽车、长途汽车制造业好好地发展起来,把那些农用车、不合格汽车都淘汰掉。不是说不要发展小汽车,而是不要把目标定得那么高,不能一哄而起都去搞小汽车。小汽车一搞上去,需要一系列的原材料的供应都搞上去,将来一垮下来又全部都垮。搞什么东西一哄而起都是不行的。
 
朱镕基强调,希望留在岗位上的同志们,一定要注意不要被大好形势冲昏脑袋。……绝不可以盲目地乐观,然后就浮夸,就折腾。我们历史上有过这种教训,形势发展都是有周期的。我们不要走历史的老路,只要在这个问题上不出毛病,其他问题上就好办了,就不会形成一个全国性的问题、不可收拾的问题。对经济过热一定要从严控制,国务院就是要搞得严一点。
 
要指出的是,看待朱镕基总理的讲话要考虑历史背景,当时中国刚刚加入WTO不久,2002年中国的GDP刚刚跃上10万亿元人民币的台阶,同比增长8%。虽然当时的经济体量不到现在中国经济的八分之一,但中国经济习惯性的过热这一特点,却是一直都存在的。如果赶上向上的周期,再加上国内从政府到银行再到市场的共同推动,中国经济很容易走上过热的道路。实际上,经济过热的实质就是速度问题。作为国内一向的稳健派,安邦咨询(ANBOUND)曾多次提出,“中国的一切关键问题,核心是速度问题”。安邦首席研究员陈功在2013年时曾指出,控制速度本身就是改革,如果宏观调控能够将经济增长速度控制在7%左右,就是成功的改革。中国的速度问题表现在经济的多个方面——宏观经济、金融市场、城镇化、房地产发展、产业投资等等,只要速度一快,其最终结果往往就是发展过热。不少地方官员在经历了发展周期、感受到经济转型的困难之后,都发出感慨:“中国发展的种种问题,核心的确都是速度问题”。
 
最终分析结论(Final Analysis Conclusion):
中国历史上的经济过热、房地产过热、城镇化速度过快,其核心就是速度问题。控制了速度的平稳发展,才是可持续的发展。就此而言,重读朱镕基总理15年前对经济过热的担心,对于当前中国经济决策不无借鉴。

长按二维码添加成长中国微信公众号: chengzhangzhonggu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