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不尽的中国新闻
做最好的新闻网站

川普以新麦卡锡主义与中国决一死战

    时间:2018-08-06 09:02    来源:成长中国    阅读:
现在美国有新的麦卡锡主义倾向。总统川普上台之前的竞选纲领中最醒目的有两条,墨西哥的移民和中国“为富不仁”得来的富强。是川普耿耿于怀的事,不解决好他死不瞑目。
 
起初,几乎所有人包括美国所有建制派人士没有一个不嗤之以鼻的,认为川普有些歇斯底里。人们哪里知道,川普就是要挟“人民”(支持他的选民)的神威,打乱国际政治格局。特别是他深谙中国靠劫(窃)取技术(巧取豪夺),操纵货币,低端生产便宜销售,严格控制外国企业平等进入中国市场,等等所谓不公平交易。所以他上台以后,对于中国的关税采取一再升高的办法,威慑利诱,加上惩罚一些关键企业。试图彻底灭掉中国这个肥羊,决心要宰下中国下酒,犒劳美国政府三军统帅。
 
现在看来,原来想象的只是狼来了,说一说而已,而不是真正有狼的判断站不住脚了。川普就是要搞垮中国,而且现在美国国会也慢慢的站在川普一边,口气十分强硬。除了关税,还有很多企业在制裁之列。还有美国国内对外国人才,特别是中国人偷鸡摸狗进行大幅度的监视和调查。最近的一个案例是GE的高级工程师郑小清(Xiaoqing Zheng)博士把公司机密文件(据说是自己发明的专利)装扮起来,发到自己私人邮箱也被袭击抓获。迄今为止,已经发现处理不止几个,还有不少人可能受到暗中监控。
 
看来新的麦卡锡主义倾向抬头不再是空穴来风。此番麦卡锡主义不以意识形态为主,但是其两个主要特征和当年那个麦卡锡主义如出一辙。第一个特征是抓人,查人。看中国那些千人计划和其他尖端人才中是不是偷了他们的技术。第二个特征是,说是非,把中国人中国政府的尖狡巨猾刻画的入木三分,骂得狗血喷头。中国人就是鸡鸣狗盗,比强盗还要坏。这样全美国没有一个人喜欢中国政府和中国人。国会也站在川普一边,把中国视为头号敌人。农民吃了亏,卖不出粮食棉花亦不抱怨政府。
 
历史回到了对共产主义谈虎色变的麦卡锡时代。当时数百名美国人被指控为共产主义者或共产主义同情者,并成为政府或私营企业小组,委员会和机构进行积极调查和质疑的对象。无独有偶,这种怀疑的主要目标是政府雇员,娱乐业人士,教育工作者和工会积极分子。与现在重点调查在美国政府部门的中国人和美国龙头公司的科技人员非常相似。
 
美国似乎不把中国搞得服服贴贴,于心不甘。所以大家看好了,应该认真对付,好好接招。否则被别人卖了还要帮着数钱。
 

Senator Joseph McCarthy
 
麦卡锡主义在美国历史上有一段时期的充斥市场,那时候是一个响当当的名字,也是一个充满恐怖主义的小运动。威斯康辛州参议员约瑟夫麦卡锡在20世纪50年代发起了一系列的调查和听证会,试图揭露美国政府各个领域的共产主义渗透,尽管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但是实际上是一个莫须有的指控,渲染了共产主义的严重性和邪恶度。自那时之后,这一术语就成为诽谤性质或声誉的名字,通过广泛宣传的不分青红皂白的指控,特别是那些基于未经证实的指控。
 
麦卡锡于1946年当选为参议院议员,并于1950年发表演说,声称有205名共产党人渗透进入了国务院。借此也声名鹊起,麦卡锡随后在中央情报局,国务院和其他地方搜寻共产党人,使他成为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搞得美国极度两极分化的人物(与老川目前的手腕如出一辙)。在麦卡锡于1952年再次当选后,他获得了参议院政府运作委员会及其常设调查小组委员会的主席职位。在接下来的两年里,他一直处于聚光灯下,调查各个政府部门,并质疑无数证人关于他们可疑的共产党关系。虽然他没有对任何人提出合理的判决,但他诡计多端的指控迫使一些人不得不离开工作岗位,并恣意妄为,对其他人提出了莫须有的谴责。
 
麦卡锡主义在“麦卡锡听证会”期间达到顶峰,但此后开始衰落。麦卡锡于1954年率领的36天电视调查听证会。首次召集听证会调查新泽西州蒙茅斯堡陆军通信兵工程实验室的间谍活动,这位初出茅庐的参议员将他的共产党驱逐委员会的注意力转移到一个完全不同的问题上,即陆军是否已经竭力支持一位拒绝为忠诚度安全检查委员会回答问题的牙医。当麦卡锡建议陆军的律师约瑟夫·韦尔奇雇用一名曾经属于共产党前线团体的人时,听证会达到了高潮。韦尔奇对参议员的谴责 - “你胡说八道,不觉得丢脸吗?” 麦卡锡此后开始走下坡路,然后声名狼借,韦尔奇从此扭转了公众舆论的潮流。此外,麦卡锡名声最终也因为对记者爱德华·默罗(Edward R. Murrow)的尖锐而巧妙的批评而受到严重破坏。默罗在他的节目“现在看来”中发表了对麦卡锡具有毁灭性的电视社论,自己也成为当时的炙手可热的记者。
 
麦卡锡因在参议院和全国范围的倒行逆施行为受到舆论的广泛谴责,并于1957年去世。尽管麦卡锡主义因他自己的失败而得到了解决,但这一术语在现代政治话语中仍具有影响力。
 

 
Herbert Block (aka Herblock) coined the term  McCarthyism in this Washington Post cartoon of March 29, 1950.
 
美国当前对外国科技人员的监督和审判达到了一个史无前例的程度。虽然这一次没有共产主义这个名词,但是实质上美国对中国准备了一份特殊的“大礼”。川普先是大造声势,似乎全世界都是他的目标。然而和欧洲共同体的迅速和解,表明他醉翁之意只在中国,而不是其他国家。即使他仍然对墨西哥强硬,国会仍然不理不睬。但是主要矛盾肯定是中国,而且国会和他的观念一致。因为中国不仅占了美国人的便宜,还有威慑美国权威的野心。
 
目前的新麦卡锡主义不谈虚的,也没有骂共产党,因为什么主义不重要。但是FBI专门针对中国人的监视和调查却不是假的,目的是把中国赖以为生的道路堵死。所以,中国科学家如履薄冰,以后必须小心翼翼。
 
中国还真的要自己发展,依靠真本事。自己研究军事,工业,农业和各种高科技技术,搞出原创成果,否则就要被人掐死脖子。中兴事件之后,不少同胞已经省悟到美国的贸易战其实是好事--逼得中国发展芯片。但是现在我们知道,中国需要的东西太多了,如果一一都要自己试验并且制造,来得及吗?

长按二维码添加成长中国微信公众号: chengzhangzhongguo